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如果群主踢群员诉讼成立,那么群员请客不请群主也可告

2019年07月30日22:56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如果群主踢群员诉讼成立,那么群员请客不请群主也可告。“群成员被移出群聊行为本身,很大程度上属于自然人合意自治的范畴,法律和法规不会也不可能作出更多更细的规制”无疑是正确的。本案直接以不是民事法律关系裁定不予受理或许更符合诉讼经济和诉讼便利的原则。因为这个被告当的冤啊!

  关注昨天才出一审的一起民事诉讼。

  2018年5月,山东省平度市法院立案庭法官于建平建立微信群,平度市律师、法律工作者通过相互邀请的方式可以加入该群。原告柳孔圣被其他律师邀请入群。后被告刘德治入群并成为群主。

  该群成立后,群成员一直交流、讨论有关诉讼立案、诉讼退费等问题,刘、于等立案庭人员则为群成员提供相关的咨询。

  2019年1月21日,柳在该群内发布关于某司法鉴定所水平差、态度恶劣的视频及相关评论,刘就此提醒柳。

  2019年1月22日,柳在该群内发布其认为公安机关存在执法不规范行为的微博截图。刘就上述内容再次提醒柳。但柳未予理睬,又与群成员因言语不和发生争执。经刘提醒后,柳仍继续发布相关言论。

  当晚21时许,刘将柳移出该群。

  进入微信时代,几乎每个人都有包括家庭、单位、工作、爱好甚至乡谊等不同的微信群,当然也就面临着“被移出群”的可能。

  相信大多数人被移出群都不是太爽,甚至有时要质问群主,但却绝少人要到法庭上要个说法,尽管是法治时代。不只是嫌打官司麻烦,因为大家都明白:人家群主建的群,带你玩不玩儿是人家群主的自由。人家不爽,自然可以踢出你。你如果不爽,自然也可以建个群,可以不带群主玩,也可以把群主请进后再踢出去报复一下。

  这群啊,就像小孩子过家家。

  但柳律师不这样想,他将刘诉至平度法院,诉求是:1.要求刘德治重新邀请柳孔圣进入该群;2.要求刘德治连续3天在该群内向柳孔圣公开赔礼道歉;3.要求刘德治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诉讼过程中,柳孔圣撤回诉讼请求第1项;变更诉讼请求第2项为:要求刘德治通过书面形式或视频形式赔礼道歉;变更诉讼请求第3项为:要求刘德治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

  因为涉及到法院法官,平度法院于2019年2月22日受理后,报请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由莱西法院管辖。莱西法院2019年6月10日立案后,适用普通程序于2019年7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

  法院当庭作出裁定:驳回原告柳孔圣的起诉,案件受理费500元,不予退还。

  这是昨天朋友圈的重大新闻,这个裁决无疑是正确的。

  互联时代,群主建群,群员参加,群主管理,群员退出,群主踢人,群解散等行为都普遍存在。但虽然当今是法治时代,必须要明确上述行为不是法律关系。

  而是我国民法理论上的好意施惠行为。是指当事人之间无意设定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而由当事人一方基于良好的道德风尚实施的使另一方受恩惠的关系,旨在增进情谊的行为。

  我国理论上,一般认为以下情况为好意施惠:搭顺风车到某地、火车过站叫醒、顺路投寄信件、邀请参加宴会或郊游等。现在看应当包括建立微信群行为。

  如果我们将群管理当作法律行为,那就面临着许多难题,例如:

  谁可以当群主?是不是要搞群主组织任命还是群员公投产生?

  群名如何规范?如果群名中有国际、中国、省市名称是否要许可?中国汉字本来不多,你的群名与他人的群名可否同名或者名称相近?

  群员怎么确定?你邀请别人不邀请我参加,是不是侵犯了我的权利?就像几个好朋友一起,你邀请别人吃饭不邀请我是不是看不起我?

  群规怎么订立?是不是按照乡规民约的方式来表决,还是群主自己大权在握一手遮天,同意就进不同意就滚蛋?那没有群规的群是否能存在?

  群员怎么管理?本案是因群主踢人产生,尽管这可能给人造成不便,造成一定程度的名誉受损,但这是法律关系么?如果是,同为平度的法律工作者,这个群只邀请了柳律师没有邀请王律师是不是构成对王律师的名誉侵害?

  在这个意义上,莱西法院负责人解释将“群成员被移出群聊行为本身,很大程度上属于自然人合意自治的范畴,法律和法规不会也不可能作出更多更细的规制”无疑是正确的。

  但更应该强调的是:互联网群组依功能设置权限行使引发的纠纷,系自主管理行为,因为不是民事法律行为,自然也不是民事法律关系,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的受案范围。

  那位或许要问了,不是说“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么?必须要明确:这是指的互联网内容上的监管,而不是对这种建群、管群的好意施惠行为。

  还是那句话,如果群主踢群员诉讼成立,那么群员请客不请群主也可告!

  其实,本案我认为直接以不是民事法律关系裁定不予受理或许更符合诉讼经济和诉讼便利的原则。因为这个被告当的冤啊!

 


┃相关链接:

俄罗斯宣布封禁微信 腾讯:对法规有不同理解

约见微信“美女”约来了抢劫犯

河南灵宝法院:微信送达便民高效

东方法眼网微信公众号来了

最高法院:考虑增加微信送达法律文书

群员被踢出微信群第一案一审宣判 律师败诉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
 
欢乐二八杠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