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下载欢乐斗地主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尘封在刑侦卷宗中的故事:“床下之贼”

2019年10月26日15:24 东方法眼 李富成博士
   
 

核心提示:江苏高邮是个有历史,有文化,有故事的地方,生长于斯的乡民大多精明强悍,带着天生的小聪明。 一、床下藏人 钱小军是高邮市卸甲镇人,身

  江苏高邮是个有历史,有文化,有故事的地方,生长于斯的乡民大多精明强悍,带着天生的小聪明。

  一、床下藏人

  钱小军是高邮市卸甲镇人,身高1米8左右,身体健壮,浑身有使不完的劲。钱小军平时急公好义,经常帮助村民免费修理电器。

  2018年5月20日晚,正在吃饭的钱小军接到朋友刘某的电话,刘某称家中的电灯突然不亮了,请钱小军过来看看。得知朋友家中的电灯不亮,钱小军立即骑上摩托车赶往刘某家中。由于来得匆忙,到了刘某家中,钱小军才发现平时所用的修理工具并没有放在摩托车上。钱小军第一想法是坏了,修理工具肯定是被自己那玩皮儿子藏起来了。钱小军对刘某说声抱歉后,又匆忙赶回家中寻找修理工具,当钱小军推开自家卧室的房间时,隐隐感觉房间的气味不对,鬼使神差地向卧室的床下张望了一下,首先发现床下竟然藏着一条人腿。钱小军心中打起冷颤,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家的床下藏着一名陌生人,钱小军立即将其从床下拉出来。

  被拉出来的床下之人,立即与钱小军扭打起来。钱小军一边与床下之人扭打,一边心中暗想,难道是老婆有外遇了?还是家中来了小偷?练过拳脚的钱小军很快将陌生人制服,随后报警。

  二、报警处置

  嫌疑人已经被制服,家中东西没有失窃,按照以往的习惯,钱小军会将嫌疑人暴打一顿后放走。但是,随着法制意识的提高,钱小军还是选择报警处理。

  接到报警后,派出所民警立即赶到现场,将嫌疑人带回派出所审查。经审查,潜入钱小军家中的嫌疑人是邻村的沈明,平时好吃懒做,有小偷小摸的习惯。当日傍晚,沈明从住处出发,伺机寻找盗窃目标。当他游荡到周邶墩村中,发现钱小军家中的大门敞开,心中窃喜,立即潜入钱小军家中伺机盗窃。令沈明十分意外的是,钱小军家中没有什么值得他盗窃的东西。“贼不走空”,一无所得的沈明十分不满。沈明暗想当事人家中没有现金等值得盗窃的东西,房主身上一定会带有值钱的东西。沈明在脑中盘算着如何将打劫房主身上的财物,否则,太对不起自己了!

  观察现场后,沈明发现房主家中有做好的饭菜,沈明想只要将随身携带的“哒螨灵”除虫剂倒入被害人厨房的菜中,只要被害人回家食用饭菜,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被害人药昏,就可以轻松地劫取钱财。此时的沈明,眼前似乎看到大把大把钞票正向他飘来。

  在被害人家饭菜中投毒后,沈明就潜伏在被害人家中的床下,在沈明看来,潜伏在床下十分安全,不会被发现。沈明认为自己的计划十分完美,自己可称得上是小偷中的诸葛亮。然而,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令沈明没有想到的是,被害人回家后立即发现了他,而且他还不是被害人的对手。遇到强悍精明的房主,沈明只能暗叹运气不好。

  三、女朋友的家人

  经初步审查,在被害人家中沈明没有偷到财物,没有前科,从法律上看,沈明最多是盗窃未遂,公安机关准备对其治安拘留几天后释放。没想到,沈明女朋友郭某的家人出现,导致案情巨大逆转:

  郭某父母反映,郭某是他们最小的女儿,年方三十,面貌娇好,大专毕业,比较任性,经不住沈明的花言巧语,郭某与沈明同居在一起。作为父母,他们非常反对郭某与沈明同居,原因是郭某没有正当职业,为人不老实,不是持家过日子的人。郭某的父母称,郭某已经有1个多月没有联系家人。郭某与沈明在一起遭到父母的反对,郭某平时也很少主动联系父母。当郭某的父母听他人说沈某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自己的女儿又联系不上,郭某的父母就在想自己的女儿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听到郭某父母的陈述,值班民警敏锐地感觉到此事可能并不简单。经了解郭某的家人,郭某失踪前与家人并无争吵,独自出走的可能性不大。沈某称郭某虽然与自己同居,但郭某的独立性很强,在一个多月前离开自己前往上海打工了,自己也联系下上她。另外,自己也无权利义务联系她。

  四、郭某失踪可疑之处

  郭某父母认为郭某失踪存在诸多可疑之处,沈明在撒谎,郭某父母的根据:一是,2018年3月4日早上,郭某的家人到出租房寻找郭某时,发现其出租房内电饭煲处于保温状态,钱包内有1000余元人民币,行李未见缺少。如果郭某是出走,不可能不带走自己的随身物品。二是,郭某失踪后,郭某放在出租房的老家钥匙一直在出租房内,4月4日却不见踪影。从侦查的角度看,郭某父母反映的情况属于线索,不是定案证据,但是,它非常重要,急需查证清楚。

  为了发现沈明犯罪的蛛丝马迹,在控制沈明后,侦查人员立即搜查其身体的人身搜查。搜查的结果,令侦查人员十分兴奋,沈明身上竟然带着3串钥匙。一般来说,正常人身上通常只有一串钥匙,沈某身上有3串钥匙,都会是沈某自己的?沈明为何会带着3串钥匙?带着3串钥匙的目的、用途又是什么?这些问题不查明,案件就无法进一步定性。

  经郭某家人辨认,确认其中1串钥匙正是郭某失踪时遗留在出租房的老家钥匙。沈明为何要带着失踪人郭某老家的钥匙?对此,沈明辩称3串钥匙是其随意拔的别人电动车上的钥匙。但是,沈明又不能说明在何时、何地随意拔别人的钥匙。沈明的辩解明显与郭某家人的陈述相矛盾,究竟是谁在撒谎还需要查证,但是,沈明的疑点却在不断上升。

  为了追踪真相,侦查人员将从沈明身上扣押的钥匙开郭某老家房子上的锁,很快地就打开了锁。由此证明沈明在刻意隐藏着什么,沈明的犯罪嫌疑在不断地加大。

  此时,郭某家人的情绪十分激动,他们怀疑沈明杀害了女儿郭某,要求公安机关尽快地找到郭某: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五、立足现场

  此时,对沈明治安拘留的时间就要到了,如果找不到关键证据,就得将沈明释放。如果沈明真的是杀人真凶,将其释放后风险非常高。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发现关键证据就成为办案民警的燃眉之急。

  从现有的证据看,无法将沈明与郭某的失踪联系起来,更无法将沈明与杀人行为联系起来。如果说郭某没有遇害,为何郭某又联系不上?这些如一团迷雾缠绕在侦查人员的心头。

  作为侦查人员首先思考的是从何处下手突破案件呢?从侦查理论看“破案是五分现场,一分抓捕,一分运气”。要想突破案件,还必须从郭某最后失踪的地点出租屋入手。为了收集更多的证据,查明郭某失踪的真实情况,侦查人员对沈明与郭某的暂住地搜查。经搜查,侦查人员发现沈明暂住地的衣物,床单被套也不见了。那么,沈明的衣物、床单为何会不见了?不见的原因或用途又是什么?

  如果能够调取沈明居住周边的监控录像,就能很快地查明这些问题,遗憾的是,沈明租住屋的周边恰恰没有安装监控。为了突破侦查的僵局,侦查人员运用调查走访传统的侦查手段,逐户走访沈明租住屋周边的邻居。据邻居反映,沈明有一辆崭新的电动三轮车。春节后,邻居没有看到沈明再使用电动三轮车。那么,沈明的电动三轮车到那里去了?沈明对此问题却拒绝回答,理由是此问题与案件无关,自己记忆力不好,记不清楚三轮车的去向。

  六、斗智斗勇

  尽管沈明十分狡猾,但是,公安侦查手段已经多样完,不必完全依靠口供破案。经调取郭某的通话记录,侦查人员发现郭某最后1次通话人正是沈明,通话时间为2017年3月3日18时。此后,郭某的手机再无通话记录。根据侦破经验,最后一个与失踪人通话的人员往往有重大嫌疑,至少是案件的知情者,在许多时候往往就是真凶。

  针对郭某失踪已经一个多月,侦查人员认为郭某极可能遇害,立即向领导汇报。经公安局领导研究,立即成立专案组,全力开展侦查工作。由于案件发生一个月之前,估计许多证据已经被沈明破坏掉了,侦查的难度不言而喻。

  击水中游,方显英雄本色。面对难啃的“硬骨头”,专案组成员严格按照命案侦破的要求开展工作,围绕沈明,郭某的交往人员,最后消失地等开展现场访问,图像追踪,力图发现俩人的踪迹。在上述工作无果的情况下,专案组迅速调整侦查思路,针对沈明个性特点调整调查方式:一是,一般来说,犯罪嫌疑人刚进看守所时,心理非常不安,情绪波动大,心理弱点多,特情容易打入。专案组在看守所安排信息员,接近沈明,探听其与郭某之间的关系,力争获取有价值线索。二是,“风过留声,雨过留痕”。沈明的电动三轮车突然不见,不会不留下一点踪迹。专案组决定从其电动三轮车的去向着手,多次审讯沈明,沈明前后回答不一、情绪明显紧张,焦躁,电动大三轮车无疑是审讯的重点。三是,虚虚实实,加强心理攻势。侦查破案在很大程度是与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的过程,为了制造公安机关已经掌握核心证据的情境。专案组故意地多次提取沈明的指纹,血样,当着沈明的面要求法医对沈明毛发,指甲等多处生物检材进行提取,故意制造紧张气氛,使其误以为公安机关已掌握其犯罪事实。

  在一系列的外部施压下与政策的攻势下,沈明终于抵挡不住内心的愧疚和心理压力。沈明先是与同号房的信息员讲述了自己杀害女友的事情,后又主动向侦查人员交代郭某多次欺骗其金钱,以及承诺回家离婚后与其结婚,却一直没有行动,自己心生怨恨。3月4日凌晨,沈明将郭某卡死后,连同电动三轮车一起沉没河底,然后,沈明又到暂住地取走屋内郭某钥匙的犯罪事实。

  犯罪嫌疑人终于开口,无疑是侦查工作取得重大突破,但是,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往往虚实皆有,为印证沈明的供述,也为了将案件办成铁案。专案组根据沈明的交代,4月14日凌晨,经6个多小时的打捞,保安公司的打捞队终于在犯罪嫌疑人沉尸及抛车的区域将车辆及尸体打捞上岸。经法医鉴定,郭某系被他人卡颈致死。

  七、出来混终究是要还的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犯罪嫌疑人在盗窃没有得手后,本应立即逃离现场,然而,犯罪嫌疑人竟然向当事人家中投毒,企图等到被害人中毒后实施抢劫。在犯罪嫌疑人看来,自己的计划十分完美,有绝对把握控制局面。投毒后,犯罪嫌疑人自己就藏身于当事人家的床下,静待被害人中毒后昏倒。令犯罪嫌疑人没有想到的是“天不藏奸”,当事人一回到家,就到床下寻找东西,立时发现了犯罪嫌疑人,而且,当事人的力气很大,当场将犯罪嫌疑人拿下,致使犯罪嫌疑人的抢劫意图落空。犯罪嫌疑人被带到派出所后,与其同居女友的家人立即到派出所举报犯罪嫌疑人,怀疑其将同居女友谋害。

  如果犯罪嫌疑人盗窃成功,就不会藏身于当事人家中的床下,就不会被当事人抓获扭送派出所。如果犯罪嫌疑人没有被扭送到派出所,其女友的家人称他们也不会怀疑沈明,更谈不上向派出所报警。

  看来,一切皆有因缘。


┃相关链接:

张扣扣故意杀人案死刑复核裁定书

“呼格案”再审改判无罪,并不是因为赵志红自认真凶

罪犯赵志红今日被执行死刑

因感情纠纷持菜刀砍他人致多处伤情 (2019)京0111刑初377号刑事判决书

妻子用木棒击打熟睡丈夫头部被控故意杀人

涉嫌杀害女友的香港居民陈同佳表示愿到台湾自首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
 
欢乐二八杠安卓